鹤声i

重回冬叉圈

【冬兵x叉骨】不被人知道的,也终将被遗忘的故事

-


这里是关于Winter在九头蛇期间,不被人知道的故事。


-


1.

自Winter Solider被九头蛇创造以来,除了刀尖舔血与强化实验等少数时间,他大半的日子都是在冷冻舱中度过的,加之血清的注入,这二者使得他较常人来说衰老的更慢,或者说是在不受致命伤的前提下活得更久。

他有时会在冷冻舱里躺上一个星期,有时是半个月,有时则是半年,在作战人员损失与填补极为频繁的九头蛇中,Winter每一次醒来时与他搭档的特战队员总是无一相同,虽然也曾存在少数因他被拖去洗了头所以忘了的情况。

Winter第一次见到Rumlow时Rumlow才刚刚进入特战队,那时的特战队长还是个整日叼着香烟、三句话不忘问候人母亲的金发壮汉。Rumlow的个头与体能在特战队员均不突出,到是他琥珀色的眼球有几分吸引人,可是这在特战队里没有什么用,毕竟他们可不是以在酒吧里和女人讲腻歪的情话为生。Winter不理解,特战队怎么会招这样的货色。

新来的特战队员都对Winter敬而远之,谁都不想像之前某个倒霉蛋一样被暴走的Winter敲断肋骨。于是到了午饭时间,相对于另一边热闹,Winter则一个人孤零零的坐在餐厅的一角用勺子耙着没什么味道的营养泥。

“你就吃这玩意?还以为你有多宝贝。”

一个满盛食物的餐盘被放在了餐桌的另一边,Winter抬起头看到一个黑发的男人环着手臂居高临下的看着自己。

“对了,我叫Rumlow。”男人在桌子对面坐了下来开始大口吃着盘中的食物未在有其他的言语。Winter也往嘴里塞了一大口营养泥。

这就是Winter与Rumlow的第一次不能算做交流的交流。

然而,Winter根本就没记下对面人的名字,他觉得这样的人一次任务都不可能完成,准会被对方的枪子儿打成一团烂肉。

虽然从入队以来Rumlow一直不同于常人的和Winter套着近乎,但在特战队里却未被人当作异类甚至人缘极佳,他的嘴里总能跳出让人喜欢的话。Rumlow果然适合去酒吧工作,Winter这样想。

很快就到了新一批特征队员执行任务的时间,任务地点在南美洲的某个小国。运输机上新兵们叽叽喳喳得没完,他们有些人看起来有些兴奋,有些人则是紧张。坐在自己身边的Rumlow倒是安静,大口的嚼着手中的黑巧克力棒。

“Hey,Winter你要吃巧克力吗嘛?”Rumlow不知从哪个口袋里掏出了一只巧克力棒,并将其伸到了Winter面前。

“拿着吧,这比你那糟糕的营养泥好吃多了。”见Winter没动,Rumlow便将手中的巧克力晃了晃,也许这样会使得它看起来更诱人。

Winter接过了Rumlow的巧克力棒握在手里,心想着Rumlow就要死了,要被枪子儿打成烂肉了,Rumlow和别人不一样,但这救不了他。

而Rumlow见Winter低头不语的样子,也没再说什么,继续自顾自的啃着巧克力棒。

等到下飞机时,Winter发现那根巧克力棒早已被自己捏得粉碎,但他仍将其揣在了作战背心的口袋里。

战斗甚是激烈,密集的爆炸,空气中尽是土壤、火药与鲜血的味道,而Winter倍数于常人的听力使他在枪林弹雨中都能听到有人在呻【富强】吟,有人在叫着救命。这样了惨烈程度,Rumlow怕是早死了。

然而在枪声变得稀疏甚至停止后,Winter走进放着任务目标的实验室时,却发现Rumlow坐在一张实验桌上,一旁站着一名手提放置任务物品的冷冻匣梳大背头的高个,他们的脚下则是几具尸体或者说是几块烂肉。

那一次Winter以为Rumlow会死,但是他没有。

2.

Rumlow活得很久,那个大背头也是,比Winter见过的大多数人都久。Winter觉得这也许是件好事情,至少Rumlow会带着大背头和自己一起吃饭,有时还会给他丢巧克力棒和李子。虽然Winter不喜欢大背头,但他喜欢巧克力棒和李子,他还记得Rumlow说要多吃李子,补脑。

一天,在地下基地昏暗潮湿的走廊里Winter看到Rumlow正和大背头聊着什么,看起来有些意见不合。两人看见Winter之后,大背头便被被Rumlow支开了。

“过来。”Rumlow向Winter招了招手。

Winter乖乖的走了过去,他觉得今天走廊格外的长且狭窄。

“我有一个好消息和一个坏消息,你想先听哪一个?”Rumlow见Winter过来了便如此问道。

“好消息。”极少有机会做选择的Winter并不知道“坏消息优先”的套路。

“好消息是你那个整天喂你吃营养泥让你穿魔术贴战靴的管理员昨天在捷克被打成了筛子。”

Winter并没有觉得那是个好消息,即使换一个管理员,自己还是要整天吃营养泥、穿魔术贴的战靴。

“那坏消息呢?”

“老子倒霉,上头让我接手了你”,Rumlow说这些时却还是以往嬉皮笑脸的样子,“我们可先说好,你他娘的可别洗头之后不认人,老子可不想被你的金属手臂抡上一锤子。”

“......”

Rumlow要当自己的管理员了,Winter没吱声但心里有些开心,他觉得这是好消息,他以后会有更多的巧克力棒和李子。但Rumlow说这是坏消息,他担心自己会对他动手,想到这Winter又有些失落。

“看你的样子,还不乐意?”

“没有...”

“那就好,你小子好好表现。”Rumlow抬手摸了摸Winter乱糟糟的头发,还是一副嬉皮笑脸的样子,要知道这样的举动若是换作他人,怕早就被Winter一顿爆锤。

“你小子该洗头了。”Rumlow收回自己的手并吹了吹便转身走了。

Winter站在原地抓起一小撮头发嗅了嗅。

“晚上Daddy给你洗头!”Rumlow的声音穿过狭长的走廊窜进了Winter的耳朵里。

自Rumlow当了管理员之后Winter的日子比以前好多了,他不用再吃没有味道的营养泥,而是新鲜的蔬菜与肉类;也不用再穿魔术贴的战靴,当然不是因为他学会了系鞋带,而是Rumlow会帮他系鞋带:时不时Rumlow还会给他带巧克力棒和李子。最重要的是,Winter不用自己洗头了,头发再也不会绞进该死的金属缝隙里。

“从这个月起,巧克力棒半个月一根。”那天Rumlow整给Winter洗着头,Winter坐在浴缸里玩着小黄鸭,听到这个消息他不满的将小黄鸭捏入掌心,后者发出了“咘叽”的悲鸣。

“你没再吃那该死的营养泥了,你现在一餐一块牛肉、一盘蔬菜还有那恶心的蓝莓汁,巧克力棒还吃个不停,Daddy都要被你吃破产了,你要知道巧克力棒和李子都是Daddy自己掏钱买的。”Rumlow打开喷头用热水冲去Winter头上的泡沫。

“Rum…”Winter的语气听起来可怜巴巴的,自从跟着Rumlow以来他便学会了撒娇,因为只要他撒娇Rumlow就一定会给他想吃的。

“闭上你的嘴,你是Winter Solider不是Fatty Solider,上次的体检结果出来了,你自己知道你胖了多少嘛?”泡沫冲干净了,Rumlow将水龙头关上,从一旁的毛巾架上扯下一块毛巾扔到Winter头上。

“接下里的你自己弄。”

没有巧克力棒的Winter不开心,但日子还得照样过。Winter和Rumlow的关系并没有受到巧克力棒的影响,甚至好到有人问Rumlow是不是和Winter上【文明】床了,所以所以Winter才那么听话。

之后,那人便被Winter猛锤了一顿,而Winter也被丢进了冷冻舱。

“你以后可别那么冲动”,Rumlow给刚刚被解冻的Winter端来了一杯热牛奶,“你冲动我可是要扣工资的。”

“没有工资,就没有李子”,Rumlow在一旁坐了下来,拿起桌上的M16擦拭起来,“喝完了去洗个澡,晚饭我给你端过来了,一会好好休息,明天有任务。”

Winter将手中的空杯子放下了,转身走进了浴室。

“小兔崽子,你还有脾气了。”

Rumlow将桌上的一颗李子拿起来砸向Winter,却最终撞在浴室门上。

晚上Winter躺在床上,鼓着他湖绿色的眼睛,他觉得自己没有做错事,是那个人胡诌Rumlow和自己上【和谐】床了所以自己才动手的,为什么Rumlow还要这样说自己。

Winter从床上爬了起来决定去客厅里拿杯水喝。

他打开门,却听到了一阵急促的喘息声从Rumlow的房间里穿了出来,这样的声音听得Winter身体发热。

好奇心驱使着Winter打开Rumlow的房门。

Winter是被Rumlow用枕头、床头灯、闹钟等一切能投掷的东西砸回房间的,他甚至还从那些落在地上东西中找到了一根巧克力棒,Rumlow裹着毯子狠狠地关上了门,但Winter还听见Rumlow在嚷嚷着“Winter,我C你大爷”。

Rumlow在出任务前有“释放压力”的习惯,因为条件限制他便选择了最简单快捷的方式,不了却被半夜起来的Winter撞了个正着。

3.

“那天我以为你会走的...Rum。”Winter将头埋在Rumlow的肩颈,双手不安分的在其腰间游走。

“Daddy不是没走吗,而且还让你这个小兔崽子爬上了Daddy的床。”Rumlow捧起Winter的脸,他湖绿色的眼睛即便是在黑夜里都如此美丽。

接下里的便是漫长而窒息吻,Winter的吻技一直以来都没有长进,粗鲁至极。

“这就硬了吗?”Rumlow的手搁着作战裤厚实的布料都感觉到了Winter的炙热与巨大,他笑了并另一只手拍了拍了Winter的脸蛋,“就那么喜欢Daddy吗?”

“嗯。”Winter的头点得如凿蒜一般。

“想永远和Rum在一起。”


“兔崽子,你这话是在哪学的?”Rumlow将双手搭在Winter的肩膀上,双膝夹住winter线条分明的大腿,一个用力便将两人的位置调转,“你知道永远是多久吗?”

“从生到死。”


[从生到死?]这小子生来就不是和自己在一起,想来自己也会死得比他早。Rumlow这样想着,但却没有说出来,这个傻小子说这话时的表情比想吃巧力棒时都认真。


“说得好,Daddy喜欢。”


4.

“但是...我认识他...”刚刚被Rumlow从洗脑机器拖下来的Winter喃喃到,不知道是谁给自己听的还是说给他身边的Rumlow说的。


“你给我把嘴闭上!”Rumlow用手捂住了Winter的嘴,连拖带拽的试图将他带回房间,“不想再去洗一次头的话,就乖乖听话。”


Steve Rogers队Winter来说果然是无法彻底被抹去的记忆,见上一眼就念念不忘了。


“怎么,现在就惦记着别的男人了?”回到房间后,Rumlow将Winter扔到了床上,而后走到Winter脚边将他的靴子从脚上扒下来,“是谁说要和Daddy在一起的?小兔崽子...”


似乎没有将Rumlow的抱怨听进去,Winter只是两眼空洞的望着天花板。


“你在这乖乖躺着”,Rumlow弯腰拉过被子将其盖在Winter的身上,“我去给你弄点水擦擦身子,脏死了。”


就在Rumlow那着脸盆和毛巾准备进浴室的时候,他又听见了躺在床上的Winter的低语。


“我认识他...”


Rumlow笑了起来,Steve Rogers,自己若是Winter的话也会惦念对这样如太阳般耀眼的英雄吧,谁愿意当下水道里见不得光的老鼠呢。


等Rumlow从浴室里出来时,Winter已经昏睡了过去,Rumlow将水盆放在床头柜上,拧了拧毛巾开始给Winter擦起了身体。


等给Winter擦完身体之后,Rumlow身体的肌肉酸痛才一股脑的涌了上来,和Steve Rogers在电梯里的打斗让Rumlow也伤的不轻。


Rumlow俯身在Winter的额头上落下一吻,便径直走向了沙发并躺了下来,等明天任务结束了再去医务室看看吧,如果任务成功了的话...


5.


再醒来时Winter已经清醒了些,不再说那些胡话,Rumlow松了一口气,Winter不用再去洗一个头,毕竟在洗头之后立马出任务对Winter来说并不是一个好选择。


“和以前一样照顾好自己”Rumlow蹲在Winter身前,低头帮他系着鞋带。


“怎么了,小崽子。”见Winter只是静静地坐着,Rumlow抬起头来,两人的目光刚刚好交汇在一起。


Winter的眸子还是那么漂亮,那么清澈,根本不像一个血刃杀手,根本和自己不是一类人的样子...


“队长,该出发了。”转过头,穿着整齐背着枪的Rollins正站在门外。


“知道了”,Rumlow看向Winter并从口袋里掏出了一根巧克力棒塞到Winter作战服的口袋里,站起身来摸了摸Winter的头,“去吧,和Rollins一起,好好执行任务”。


Winter站了起来,直直地向门外走去,没有回头。


“队长,保重。”Rollins说完这句话之后便跟着Winter走了。


“保重。”Rumlow站在独有他一人的房间里呢喃道。


-


后面的故事,世人都知道了。


[Branes生是为了和Steve Rogers一般耀眼,Branes死是为了和Steve Rogers一样壮烈]


不被人知道的故事,也终将会被人遗忘。



Fin.



【冬兵/叉骨】无差向《飞蛾》/于我此生只为扑火


飞蛾.




身为飞蛾如果不敢扑火,这宿命凭借什么壮阔。
—— 《可念不可说》



东欧的秋天,寒风撵过枯叶从缺失一片玻璃的老旧木窗溜进房里,血腥味躲藏在灰尘与枯木燃烧的味道里在这小小的空间里乱窜。山脚下的小镇,只有路灯还站立在黑夜里,而腹部的刺痛却使得朗姆洛在一阵阵鼾声中保持着清醒。这次的任务,特战队战损过半,苟活下来的队员们蜷缩在这个摇摇欲坠的木屋里等待着撤退。

“你他娘的别这样看着老子!”

冬兵这个狗崽子在这次任务中全身而退,而强化血清带来的四倍精力使他湖绿的眼睛在火光不曾触及的角落里发光。或许是因为朗姆洛是这个房里除自己以外还醒着的人,冬兵将没有情绪亦没有温度的目光落在朗姆洛身上,这使得朗姆洛背后发寒。

显然朗姆洛的呵斥没有起到作用。

“狗崽子…”朗姆洛小声嘀咕着,刚才一声已经用尽了他所剩不多的力气。他不知道这句话有没有传到冬兵耳朵里,想来是没有吧,就算有和先前那句话一样不会进到他那洗坏了的脑子里。

突然一只飞蛾撞到了灰蒙蒙的玻璃上,它贴着玻璃扑腾着翅膀憧憬着壁炉里闪烁着的光芒。它一次一次撞击在这片冰冷的玻璃上,仿佛无畏穿过之后必须面临的死亡。

“嘿…”朗姆洛捂着腹部的伤口一只手撑着地面将身体坐直了些,血液从没能得到妥善处理的伤口里渗出透过匆忙缠绕上的几层纱布染到了朗姆洛的手掌上。

冬兵好像听到了朗姆洛的叫唤,将怀里枪抱的更紧了。

“看到那只愚蠢的飞蛾了吗?”朗姆洛仰着自己胡子拉碴的下巴,同时用他棕色的眸子打量着冬兵。

“恩…”冬兵望了一眼还在扑腾的飞蛾后点了点头,接着再次望向了朗姆洛。

“你知道他为什么在那扑腾吗?”朗姆洛接着说。

冬兵点头又摇头,他似乎连朗姆洛的话都听不懂。

“飞蛾这种玩意,喜欢火,生出来就是为了扑火”,朗姆洛用手在口袋里想摸出根烟,可惜口袋里啥都没有,“就和我们…就和老子一样”。

“小崽子,你他妈懂吗?”

冬兵摇了摇头。

这时那只飞蛾从缺失玻璃的空处飞了进来,直冲冲的飞进了火焰里化作了灰烬,四倍的嗅觉让冬兵闻到一股恶心的焦味。

“嘿…我也不懂…”朗姆洛笑了一声,摇曳的火光映在他的脸上,也映在冬兵湖绿色的眼睛里。

那晚的对话就这样结束了,疲惫覆盖了朗姆洛身体对痛感的敏感度,他睡着。

而冬兵看着那团燃烧的火焰只到它在黎明前熄灭。

飞蛾为何要扑火呢?

朗姆洛说他不懂,那他为何要说他和那只飞蛾一样呢?

身为火焰的冬兵永远都不会知道飞蛾的想法。

“Your Bucky.”而身为飞蛾的朗姆洛也注定要义无反顾的扑向烈火。


Fin.

【无差向】精分七题·第一题

emmmmm...很久没回冬叉圈了
在别的圈(BG.BL都有)绕一圈
最后发现还是冬叉最虐
毕竟吃刀使我快乐
从今天开始挑战“精分七题”
写得不好又短小还请见谅😘😉😆





1.以“他们拥抱接吻”为结尾,写一篇虐文





欧洲的初春和冬日一般寒冷而干燥,北风刮过树桠树叶沙沙作响,青灰色的天空重云藏起了太阳。习惯早起小镇的居民散落在广场的每个角落,有的人行色匆匆,很快从广场的这头窜到了那头;有的坐在咖啡馆里享受着美味的早餐。

我仿佛能闻到从门缝中溜出来咖啡香。我觉得我应该喝上一杯热红茶,最好再配上黄油面包。

我搓了搓冻得发僵的双手。

一位母亲牵着一双背着书包的小男孩走过,他们好像在嚷嚷着什么,我听不清,但我知道现在的孩子是一个比一个精怪,可够让人头疼。

看,那个雕塑下的音乐家,他早早的来布置自己的舞台,他是一个勤劳的人,要是我才不会这么早就出门演奏即便这关系我的生计。不过他拉小提琴可是有一手的,至少这能给我解解闷,或许有机会我会给他几欧元。

古老的大钟在悠扬的小提琴声中敲响。

一个带着帽子的年轻人出现在广场上,他看起来心情有些复杂,从他不停的在广场中的长椅上坐下又站起我看得出来。他在想些什么呢。

他似乎注意到了我,我看不清帽檐下他的眼神,而我却依旧注视着他,我想他未必也读的懂我。

有人走向了他,他们在交谈。那人穿着套头衫,可我能看清他的脸,布满了伤疤可真难看。我不由得开始回想他原本的样子。

年轻人似乎对后来者有些抗拒却又带着几分向往,我真的很想听听他们在说些什么。

可耳麦中的声音打断了我的想法。

“瞄准头部,一枪毙命。”

我遵守了命令。

子弹飞进了那后来人的脑袋里,我想肯定会有些东西溅到年轻人的脸上,毕竟前一刻他们还在拥抱亲吻。

FIN.



【emmmm,文中的“我”是神盾局的特工,而另外两个角色你们都懂得,这是一次猎杀行动,巴恩斯特工帮“我们”完成了这次任务,而“我”永远也不明白那一刻他是怎么想的,也永远不知道那个世界顶尖的雇佣兵为何“不曾”察觉“我”...】

弃之可惜,食而无味。

【无差向】我好像在哪见过你(冬兵x叉骨)

#短小如我#

妈妈说:多撸撸,撸着撸着就粗长了。








已是三月末,今年的欧洲却比往年要冷上几分。冬兵从廉价超市里走出来,他的手中提着一个不大的塑料袋,里面装着几样简单的食物。

走在行人道上,冬兵看着迎面而来的行人口中呼出的白气,也试着用力的吹出一口来但效果并不明显。

冬兵和今年的欧洲一样冷。

尖锐的警笛声沾着寒冷的空气钻入冬兵的耳朵,远处的十字路口挤满了人,好像发生了什么。

与他无关。

最好与他无关。

冬兵决定换一条回公寓的路,他走进了一旁的公园,穿过这里就能绕道公寓楼的后门。

没有阳光的日子,公园里没什么人,这样刚好,警察与人群对冬兵来说都是不讨喜的。

“嘿,能给我一盒牛奶吗”,一阵烟草燃烧的味道融入了冷冽的空气中,冬兵顿下了脚步侧过身面向那个坐在路边长椅上的男人,几秒钟前冬兵正要路过他,“我忘了吃早饭。”

一根香烟在他的指间燃烧着,燃尽的烟灰像雪片一样飘落到地上。

这也不关冬兵的事。

尽管他的脸看起来像烤焦了的草莓派,也不代表冬兵就非得同情他。

但冬兵还是从袋子里掏出了一盒巧克力味的牛奶,向前走了几步却又在某个自己确认安全的距离处将牛奶递给了对方。

“你知道那里发生了什么吗?”

“... ...”

他的脸可真难看,冬兵这样想着。

“听说有个混蛋在停在那的某辆汽车上装了颗炸弹。”

男人将香烟丢到地上用脚碾灭,同时打开了那盒巧克力牛奶。

“... ...”

他的眼睛可真好看,冬兵这样想着。

“谢谢你,你叫什么名字?”

男人可能真的很饿,那盒牛奶很快被喝完了,纸盒被捏得变了形。

“巴恩斯。”

好吧,这是一个错误,冬兵在说出口的瞬间就后悔了。

“哦,是吗?巴恩斯,谢谢你。”男人站了起来,试着用手拍打冬兵肩膀,后者条件反射似的躲开了,男人只好用他那难看脸扯出一个笑容对冬兵表示感谢。

“那么,有机会再见了,巴恩斯。”

他要走了。

看着男人即将消失在拐角的身影,冬兵的脑子突然做出了一个不受控制的决定。

“喂,我好像在哪见过你!”

喊完这句话,冬兵觉得自己的嗓子难受得很。

“不,宝贝儿,我们从来没见过。”

男人没有回头,冬兵连确认自己想法的机会都没有他就消失在了冬兵的视线里。

后来冬兵从新闻里的嫌疑人监控录像面部截图认出了那个在车上装炸弹的人曾经找自己要了一盒巧克力牛奶。

后来冬兵才想起来,他们不只是在哪见过而已。








Fin.

【季鹰X徐灿】罚

邪教啊,但是真的好好吃。

操哭小灿灿什么的,最有趣了。🤘🏻

段云的破折扇:

 *沉迷徐灿产物|粉丝滤镜很厚的|慎入


*车在链接里 


-——


    “徐总旗,季大人有请。”


  徐灿正准备回府,他刚审问完黑玉组那几位姐姐,出来的时候天都黑了,今晚不是他当值的日子,他一向是能偷懒便偷懒,问出了方雨亭的底细便让身边的人通报去。


  没想到季鹰还不肯放过他。


  自从南北镇府司都归季鹰掌管以来,每天忙活倒是不少,徐灿这好不容易折腾出一点空闲,没想到又被叫了去。


  他在心里骂骂咧咧的,在脸上倒是一点也不显,内堂烛火幽幽,这南镇抚司不像北镇府司,季鹰跟袁笑之相比一向冷酷,连这府内也冷冷清清,活像个鬼宅。


  此时身材高大的白发男人坐于高位,听到脚步声头也没抬,就摸着腿上放着的那把火铳。


  徐灿白日才见过他,只觉得这一天到晚见着这位季大人也是件麻烦事,成天抱着把火铳,跟老婆似的宝贝得不得了。


  他心里腹诽,半点也不敢表达,战战兢兢地鞠躬,装出一副畏畏缩缩的模样,喊了声大人。


  “问出点东西没?”


  季鹰抬眼,他身居高位多年,面相看着就不好想与,此时夜色沉沉,外头寂静无声,更衬出他的冷酷。


  “回大人,已经问出方雨亭的底细,不是已经派人禀告您……”


  徐灿话还没说完,视线里就出现了一双靴子,紧接着绣着银线的袍脚……他没敢再抬头看,面不改色的接着说:“是属下失职,应该自己前来禀……”


  可惜这句话他也没能说完,就被人掐着下巴被迫抬起了头。


  季鹰身材高大,而徐灿是世家子弟,即便练了武,但也娇生惯养,比不得季鹰这种常年舞刀弄枪的人,他肤色白皙,近看更是比姑娘家还细腻,季鹰手劲不小,才这么一掐,就看到徐灿皱起的眉。


  他站在徐灿面前,低下头,帽冠下的长发看上去依旧不大整齐,脸上的刀疤更似草莽,眼神跟这种威猛截然不同,有点阴冷,又带着点旁的意味。


  徐灿摸不透这位大人是什么意思,也没敢轻举妄动,只不过眼神游移,不去看季鹰罢了。


  季鹰手一用力,他手套上尖锐的甲勾刺进了徐灿的脸,刺痛感一来,徐灿忍不住嘶了一声,喊了声:“季大人……您……”


  季鹰哼了一声,他松开手,一把揪住徐灿的领子,凑过去闻了闻徐灿的脖颈。


  “审个女人,倒是审出了一身味儿。”


  他这话说得莫名其妙,徐灿有点无辜,她在牢里也没对那对姐妹做什么,虚空挥了挥鞭子,言语调戏了几番而已。


  “属下、属下没干别的,只不过吓唬了一下她们。”


  季鹰依旧站在他面前,嗯了一声,语音上挑,显然不大相信。


  “挠……挠了会痒?”


  徐灿刑讯方面到时没下狠手,是旁人先审的,毕竟都在袁笑之手下待过,这会被季鹰这么问,他倒是有些慌了。


  “呵。”


  季鹰冷笑一声,“吓唬?”


  “徐总旗这吓唬也能问出来,也是挺有本事,”他的手在徐灿脖颈上游移着,冰凉冰凉的,徐灿忍不住抖了抖。


  “鞭子挥得不错啊,徐总旗。”


 


http://wx4.sinaimg.cn/mw690/006GzdB0ly1ff9nu7085sj30ic93oqv5.jpg

【叉冬叉】结局尘埃已定,仍怀念过程(短小如我系列)

【段子和题目并没什么关系,我只是在B站看了一个视频,很喜欢这句歌词。】




白炽灯光照亮了面前这条狭长的过道,即便是在神盾局阳光无法到达的地方亦会毫不吝啬的给人压抑之感,巴恩斯站在过道的一头,他听到了“工”字型过道另一端传来的一阵脚步声。

随着脚步声一点点放大两名全副武装以至于让人无法看清其长相的士兵端着枪出现在转角处,巴恩斯清楚这样的仗式,也知道他们与自己擦肩而过后要去往哪里。

十恶不赦之人,十恶不赦之罪。

巴恩斯贴着右侧的墙迈开了步子,这样便不会挡着那队士兵的路。巴恩斯低下头,他在那些将死之人的脸上看过太多相似表情,此前作恶多端,此刻依旧是无事可惧,这总会让他想起在九头蛇里并不光明的时光和自己曾经做过的那些并不光彩的事情。

两点在直线上慢慢靠近,天花板上的白炽灯因为电压不稳而一阵闪烁,当灯光再次撒下时巴恩斯已经与那一小队人交错。

巴恩斯停了下来,身后的脚步声却没有停下来,只是渐渐变小直至消失不见,他回过头看到只是身后那面墙上嵌着的神盾局的鹰形徽标。

巴恩斯觉得,或许是他想的太多了。

【叉骨冬兵无差向】光与影(如我一般的短小)


《光与影》





那天朗姆洛去找了冬兵,但他没能找到他。




阳光无法触及的地方,污水在砖墙与地面的交接处养出了成片叫不出名字的苔藓植物,那里的空气是潮湿而腐臭的。

嘴角的痛还没有褪去,朗姆洛感觉到他有一颗牙已经被刚才的那一记拳打得松动了。

冬兵,又或许应该称呼他巴恩斯,走出了这条两旁堆满垃圾的小巷,走进了阳光里。

朗姆洛并没有追上去,他知道到这里就该结束了,阳光与阴影永远都不可能融合在一起。




Fin.

【叉骨x冬兵(无差向?)】大概是因愚人节+清明节而产的段子(?)

好久没写东西了,都不知道自己做些什么😳



冬兵是个傻子,他的脑子被洗过太多次,但这不意味着有人敢惹他,因为冬兵同时也是个疯子,没人愿意冒着被敲断肋骨的风险去嘲弄他。

朗姆洛是个聪明人,他从队友的尸体堆里爬出来太多次,但这不意味着他不会去做些蠢事,因为朗姆洛同时也是个喜欢挑战(作死)的贱骨头,由上可推出他便成了嘲笑、讽刺、侮辱冬兵的第一人,无论是言语还是行为上。

不出所料,冬兵差点扭断朗姆洛的脖子。

但朗姆洛的脖子毕竟还是没有断的,不怕死的朗姆洛自然也没有消停。

不知在向朗姆洛的脸上挥了几个拳头之后冬兵渐渐对朗姆洛的行为不以为然,甚至开始相信朗姆洛对他撒的谎,虽然那些谎言在正常人眼中漏洞百出。

于是在某年的愚人节冬兵在西伯利亚大草原上被朗姆洛忽悠了一个晚上,就因为朗姆洛说那晚有他没见过的流星雨,向流星雨许愿的话愿望一定能实现。

没错,冬兵就像一个被坏男人欺骗的纯情小姑娘一样盘算了几天自己该向流星许下什么愿望。

那天特战队员们都在讨论,等冬兵明白过来会给朗姆洛安排个什么样的死法,但冬兵在等到出任务的朗姆洛回来之前就被拖去洗了头。

之后,每年的愚人节,只要冬兵没被冻起来,他就会被朗姆洛蹩脚的谎言耍得团团转。

直到他看见三曲翼大厦淹没在火光中,冬兵才发现今年的愚人节朗姆洛并没有骗他。

“如果这次任务失败了,

“我可能不会回来了。”






天道酬勤,这个道理真的是不会变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