鹤声i

重回冬叉圈

【无差向】精分七题·第一题

emmmmm...很久没回冬叉圈了
在别的圈(BG.BL都有)绕一圈
最后发现还是冬叉最虐
毕竟吃刀使我快乐
从今天开始挑战“精分七题”
写得不好又短小还请见谅😘😉😆





1.以“他们拥抱接吻”为结尾,写一篇虐文





欧洲的初春和冬日一般寒冷而干燥,北风刮过树桠树叶沙沙作响,青灰色的天空重云藏起了太阳。习惯早起小镇的居民散落在广场的每个角落,有的人行色匆匆,很快从广场的这头窜到了那头;有的坐在咖啡馆里享受着美味的早餐。

我仿佛能闻到从门缝中溜出来咖啡香。我觉得我应该喝上一杯热红茶,最好再配上黄油面包。

我搓了搓冻得发僵的双手。

一位母亲牵着一双背着书包的小男孩走过,他们好像在嚷嚷着什么,我听不清,但我知道现在的孩子是一个比一个精怪,可够让人头疼。

看,那个雕塑下的音乐家,他早早的来布置自己的舞台,他是一个勤劳的人,要是我才不会这么早就出门演奏即便这关系我的生计。不过他拉小提琴可是有一手的,至少这能给我解解闷,或许有机会我会给他几欧元。

古老的大钟在悠扬的小提琴声中敲响。

一个带着帽子的年轻人出现在广场上,他看起来心情有些复杂,从他不停的在广场中的长椅上坐下又站起我看得出来。他在想些什么呢。

他似乎注意到了我,我看不清帽檐下他的眼神,而我却依旧注视着他,我想他未必也读的懂我。

有人走向了他,他们在交谈。那人穿着套头衫,可我能看清他的脸,布满了伤疤可真难看。我不由得开始回想他原本的样子。

年轻人似乎对后来者有些抗拒却又带着几分向往,我真的很想听听他们在说些什么。

可耳麦中的声音打断了我的想法。

“瞄准头部,一枪毙命。”

我遵守了命令。

子弹飞进了那后来人的脑袋里,我想肯定会有些东西溅到年轻人的脸上,毕竟前一刻他们还在拥抱亲吻。

FIN.



【emmmm,文中的“我”是神盾局的特工,而另外两个角色你们都懂得,这是一次猎杀行动,巴恩斯特工帮“我们”完成了这次任务,而“我”永远也不明白那一刻他是怎么想的,也永远不知道那个世界顶尖的雇佣兵为何“不曾”察觉“我”...】

弃之可惜,食而无味。

【无差向】我好像在哪见过你(冬兵x叉骨)

#短小如我#

妈妈说:多撸撸,撸着撸着就粗长了。








已是三月末,今年的欧洲却比往年要冷上几分。冬兵从廉价超市里走出来,他的手中提着一个不大的塑料袋,里面装着几样简单的食物。

走在行人道上,冬兵看着迎面而来的行人口中呼出的白气,也试着用力的吹出一口来但效果并不明显。

冬兵和今年的欧洲一样冷。

尖锐的警笛声沾着寒冷的空气钻入冬兵的耳朵,远处的十字路口挤满了人,好像发生了什么。

与他无关。

最好与他无关。

冬兵决定换一条回公寓的路,他走进了一旁的公园,穿过这里就能绕道公寓楼的后门。

没有阳光的日子,公园里没什么人,这样刚好,警察与人群对冬兵来说都是不讨喜的。

“嘿,能给我一盒牛奶吗”,一阵烟草燃烧的味道融入了冷冽的空气中,冬兵顿下了脚步侧过身面向那个坐在路边长椅上的男人,几秒钟前冬兵正要路过他,“我忘了吃早饭。”

一根香烟在他的指间燃烧着,燃尽的烟灰像雪片一样飘落到地上。

这也不关冬兵的事。

尽管他的脸看起来像烤焦了的草莓派,也不代表冬兵就非得同情他。

但冬兵还是从袋子里掏出了一盒巧克力味的牛奶,向前走了几步却又在某个自己确认安全的距离处将牛奶递给了对方。

“你知道那里发生了什么吗?”

“... ...”

他的脸可真难看,冬兵这样想着。

“听说有个混蛋在停在那的某辆汽车上装了颗炸弹。”

男人将香烟丢到地上用脚碾灭,同时打开了那盒巧克力牛奶。

“... ...”

他的眼睛可真好看,冬兵这样想着。

“谢谢你,你叫什么名字?”

男人可能真的很饿,那盒牛奶很快被喝完了,纸盒被捏得变了形。

“巴恩斯。”

好吧,这是一个错误,冬兵在说出口的瞬间就后悔了。

“哦,是吗?巴恩斯,谢谢你。”男人站了起来,试着用手拍打冬兵肩膀,后者条件反射似的躲开了,男人只好用他那难看脸扯出一个笑容对冬兵表示感谢。

“那么,有机会再见了,巴恩斯。”

他要走了。

看着男人即将消失在拐角的身影,冬兵的脑子突然做出了一个不受控制的决定。

“喂,我好像在哪见过你!”

喊完这句话,冬兵觉得自己的嗓子难受得很。

“不,宝贝儿,我们从来没见过。”

男人没有回头,冬兵连确认自己想法的机会都没有他就消失在了冬兵的视线里。

后来冬兵从新闻里的嫌疑人监控录像面部截图认出了那个在车上装炸弹的人曾经找自己要了一盒巧克力牛奶。

后来冬兵才想起来,他们不只是在哪见过而已。








Fin.

【季鹰X徐灿】罚

邪教啊,但是真的好好吃。

操哭小灿灿什么的,最有趣了。🤘🏻

段云的破折扇:

 *沉迷徐灿产物|粉丝滤镜很厚的|慎入


*车在链接里 


-——


    “徐总旗,季大人有请。”


  徐灿正准备回府,他刚审问完黑玉组那几位姐姐,出来的时候天都黑了,今晚不是他当值的日子,他一向是能偷懒便偷懒,问出了方雨亭的底细便让身边的人通报去。


  没想到季鹰还不肯放过他。


  自从南北镇府司都归季鹰掌管以来,每天忙活倒是不少,徐灿这好不容易折腾出一点空闲,没想到又被叫了去。


  他在心里骂骂咧咧的,在脸上倒是一点也不显,内堂烛火幽幽,这南镇抚司不像北镇府司,季鹰跟袁笑之相比一向冷酷,连这府内也冷冷清清,活像个鬼宅。


  此时身材高大的白发男人坐于高位,听到脚步声头也没抬,就摸着腿上放着的那把火铳。


  徐灿白日才见过他,只觉得这一天到晚见着这位季大人也是件麻烦事,成天抱着把火铳,跟老婆似的宝贝得不得了。


  他心里腹诽,半点也不敢表达,战战兢兢地鞠躬,装出一副畏畏缩缩的模样,喊了声大人。


  “问出点东西没?”


  季鹰抬眼,他身居高位多年,面相看着就不好想与,此时夜色沉沉,外头寂静无声,更衬出他的冷酷。


  “回大人,已经问出方雨亭的底细,不是已经派人禀告您……”


  徐灿话还没说完,视线里就出现了一双靴子,紧接着绣着银线的袍脚……他没敢再抬头看,面不改色的接着说:“是属下失职,应该自己前来禀……”


  可惜这句话他也没能说完,就被人掐着下巴被迫抬起了头。


  季鹰身材高大,而徐灿是世家子弟,即便练了武,但也娇生惯养,比不得季鹰这种常年舞刀弄枪的人,他肤色白皙,近看更是比姑娘家还细腻,季鹰手劲不小,才这么一掐,就看到徐灿皱起的眉。


  他站在徐灿面前,低下头,帽冠下的长发看上去依旧不大整齐,脸上的刀疤更似草莽,眼神跟这种威猛截然不同,有点阴冷,又带着点旁的意味。


  徐灿摸不透这位大人是什么意思,也没敢轻举妄动,只不过眼神游移,不去看季鹰罢了。


  季鹰手一用力,他手套上尖锐的甲勾刺进了徐灿的脸,刺痛感一来,徐灿忍不住嘶了一声,喊了声:“季大人……您……”


  季鹰哼了一声,他松开手,一把揪住徐灿的领子,凑过去闻了闻徐灿的脖颈。


  “审个女人,倒是审出了一身味儿。”


  他这话说得莫名其妙,徐灿有点无辜,她在牢里也没对那对姐妹做什么,虚空挥了挥鞭子,言语调戏了几番而已。


  “属下、属下没干别的,只不过吓唬了一下她们。”


  季鹰依旧站在他面前,嗯了一声,语音上挑,显然不大相信。


  “挠……挠了会痒?”


  徐灿刑讯方面到时没下狠手,是旁人先审的,毕竟都在袁笑之手下待过,这会被季鹰这么问,他倒是有些慌了。


  “呵。”


  季鹰冷笑一声,“吓唬?”


  “徐总旗这吓唬也能问出来,也是挺有本事,”他的手在徐灿脖颈上游移着,冰凉冰凉的,徐灿忍不住抖了抖。


  “鞭子挥得不错啊,徐总旗。”


 


http://wx4.sinaimg.cn/mw690/006GzdB0ly1ff9nu7085sj30ic93oqv5.jpg

【叉冬叉】结局尘埃已定,仍怀念过程(短小如我系列)

【段子和题目并没什么关系,我只是在B站看了一个视频,很喜欢这句歌词。】




白炽灯光照亮了面前这条狭长的过道,即便是在神盾局阳光无法到达的地方亦会毫不吝啬的给人压抑之感,巴恩斯站在过道的一头,他听到了“工”字型过道另一端传来的一阵脚步声。

随着脚步声一点点放大两名全副武装以至于让人无法看清其长相的士兵端着枪出现在转角处,巴恩斯清楚这样的仗式,也知道他们与自己擦肩而过后要去往哪里。

十恶不赦之人,十恶不赦之罪。

巴恩斯贴着右侧的墙迈开了步子,这样便不会挡着那队士兵的路。巴恩斯低下头,他在那些将死之人的脸上看过太多相似表情,此前作恶多端,此刻依旧是无事可惧,这总会让他想起在九头蛇里并不光明的时光和自己曾经做过的那些并不光彩的事情。

两点在直线上慢慢靠近,天花板上的白炽灯因为电压不稳而一阵闪烁,当灯光再次撒下时巴恩斯已经与那一小队人交错。

巴恩斯停了下来,身后的脚步声却没有停下来,只是渐渐变小直至消失不见,他回过头看到只是身后那面墙上嵌着的神盾局的鹰形徽标。

巴恩斯觉得,或许是他想的太多了。

【叉骨冬兵无差向】光与影(如我一般的短小)


《光与影》





那天朗姆洛去找了冬兵,但他没能找到他。




阳光无法触及的地方,污水在砖墙与地面的交接处养出了成片叫不出名字的苔藓植物,那里的空气是潮湿而腐臭的。

嘴角的痛还没有褪去,朗姆洛感觉到他有一颗牙已经被刚才的那一记拳打得松动了。

冬兵,又或许应该称呼他巴恩斯,走出了这条两旁堆满垃圾的小巷,走进了阳光里。

朗姆洛并没有追上去,他知道到这里就该结束了,阳光与阴影永远都不可能融合在一起。




Fin.

【叉骨x冬兵(无差向?)】大概是因愚人节+清明节而产的段子(?)

好久没写东西了,都不知道自己做些什么😳



冬兵是个傻子,他的脑子被洗过太多次,但这不意味着有人敢惹他,因为冬兵同时也是个疯子,没人愿意冒着被敲断肋骨的风险去嘲弄他。

朗姆洛是个聪明人,他从队友的尸体堆里爬出来太多次,但这不意味着他不会去做些蠢事,因为朗姆洛同时也是个喜欢挑战(作死)的贱骨头,由上可推出他便成了嘲笑、讽刺、侮辱冬兵的第一人,无论是言语还是行为上。

不出所料,冬兵差点扭断朗姆洛的脖子。

但朗姆洛的脖子毕竟还是没有断的,不怕死的朗姆洛自然也没有消停。

不知在向朗姆洛的脸上挥了几个拳头之后冬兵渐渐对朗姆洛的行为不以为然,甚至开始相信朗姆洛对他撒的谎,虽然那些谎言在正常人眼中漏洞百出。

于是在某年的愚人节冬兵在西伯利亚大草原上被朗姆洛忽悠了一个晚上,就因为朗姆洛说那晚有他没见过的流星雨,向流星雨许愿的话愿望一定能实现。

没错,冬兵就像一个被坏男人欺骗的纯情小姑娘一样盘算了几天自己该向流星许下什么愿望。

那天特战队员们都在讨论,等冬兵明白过来会给朗姆洛安排个什么样的死法,但冬兵在等到出任务的朗姆洛回来之前就被拖去洗了头。

之后,每年的愚人节,只要冬兵没被冻起来,他就会被朗姆洛蹩脚的谎言耍得团团转。

直到他看见三曲翼大厦淹没在火光中,冬兵才发现今年的愚人节朗姆洛并没有骗他。

“如果这次任务失败了,

“我可能不会回来了。”






天道酬勤,这个道理真的是不会变的。

我要分享我的喜悦,我控制不住我自己🤘🏻

有太太玩这几个梗吗?